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书荒啦文学 >> 我本港岛电影人 >> 第617章 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

第617章 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

PS:求推荐,求月票!

PS:骂我乱改电影的朋友,请不要激动。这只是代表我个人的观点。不喜欢可以不看,爷们江湖再见,一别两宽!

我这书真的不红,还被屏蔽中!没必要……反正我也死性不改。略略略略略略~(ૢ˃ꌂ˂ૢ)!!!!!

………………

破败的城门前,十八骑静寂而立。

镜头闪回,蒙太奇下,一匹马一匹马快速闪过,配合着阴冷的景色,仿若磐石阻洪流。

十八杆透着黑色血渍的短矛并举,齐齐仰天,冲着追来的追军齐齐怒吼!

仿若万骑当前。

黝黑的脸庞一一掠过,眼眸透着嗜血与坚毅!

十八杆短矛射出!

冲在最前边的追兵直接被穿透!

骑兵挥舞着弯刀,冲杀穿梭而来,十八对三百锦衣卫,瞬间激战而起。

荧幕上,骏马长嘶,马蹄踏起,血渗进沙土中,一个锦衣卫倒在镜头前。

唏律律!

红色大马对月长嘶,一人凌空而来,高台飞檐而立。

镜头下,来人青衣长衫,头戴斗笠。

“周淮安?”

冷光打在其身上——明暗不定。

“老奴,寻你好久了——周都尉!”

“是嚒?让公公费心了。”周淮安(李莲傑)单手背身。

年轻时候的李莲傑,在褪去稍许青涩后,真的是满屏的宗师风范。拍摄《龍門》,吴孝祖重新塑造了他!折腾的甲沟炎都犯了。

“呵,几只孤魂野鬼就躲起来好了,何必呢?”

“为人臣,不得不来。为袍泽,不得不为。忠义两全,怎能不到?”

“呵呵……”

坐在高台上的奉景泰帝命统领北镇抚司的大太监(金士杰)微微抹身,举重若轻地从身侧捧刀锦衣卫手中抽出一柄寒光乍现的雁翎刀。

刀脊狭长平直,刀头上翘,刀尖处有弧度,若大雁翎毛,刻有四道血槽,弧形刀背曲开刃,此为反刃,刀名雁翎!

这老太监偻着身子,声音尖细,手指在刃上滑过,如轻抚缎面,细长的毒眸挑起,冷笑一声。

“那就让本座成全了你的忠义!”

刀出声随,仿若叶里藏花,梦里踏雪,刀光乍现,血色浪漫,寒芒透着万千杀意,杀心驷驖,狂风乱做!

月色当空,单人青衣长衫,头戴斗笠,凌空一踏,脚借风势。

“剑来——”

拇指一顶,断刃出鞘!

剑柄绕着丝线,靛蓝泛白,利于吸汗,身若游龙,剑似龙吟。

两个人从地上打到高台之上。

“杀死这群孤魂野鬼!”

刀剑挥舞,人叫马嘶,周淮安一副宗师风范,龙战于野,游龙随风。

身手舞动起来既帅气又潇洒,动作设计上博采多家之长。袁八爷、李中志、董伟、元彬四位武指大师真的使出了浑身解数。

迄今为止,华语武术设计巅峰水准!博采了许多古代杀敌的招数的同时,保持动作的潇洒和特性。

一招一式都好似苍龙出鞘,每个人的动作风格都不尽相同!再加上李莲傑的武术功底,武打起来的动作,漂亮而又显得威力十足,让人观看的心旷神怡!

同时,金士杰扮演的老太监的招数也阴森狡诈,极具个人风格!

搭配着胡伟立的配乐,更是平添了血杀之气。

镜头变换很快,这短短几分钟的戏,当初赵非、顾常未、黄月泰、潘蘅生如此中港最顶级的摄像师都拍了一天!

断刃卷风,暗影浮动。

金士杰整个人立在高台上,表情呆滞站在原地。

特写镜头下,他先是挤出一抹笑,笑容吊诡,眼球内,倒映着人影。

整个画面慢下来,光影暗淡,光聚在他的身上。

周围的锦衣卫番子们齐齐停下刀,十八骑也并身而立,护住一个抱着孩童的老妈子。

这个孩子是当初朱祁镇身边护卫将军樊忠仅存的后人。

“国无二主,大明今时今日之恶果全因朱祁镇,我领北镇抚司做事……呵呵呵呵……”

老太监牵扯着嘴角,笑容凝聚,头颅直接滑落,就好像他刚刚抚摸刀面,如滑木片。

月下,断剑横断烟尘,声若辚辚,石板尽碎,沟如天壑!

周边的锦衣卫惊恐后退,面露惶恐。

“杀人者,周淮安!”

周淮安反手藏剑,长衫浮动,目光凝视这些番子。

锦衣卫再退。

周淮安摘下斗笠,让身侧三五袍泽护住怀抱孩童的妇女,上马离开。

走出城门,周淮安骑着马往前走,突如,回眸望了一眼卷起的旌旗,看了看沧桑的边疆城墙,看了看这个大明。

这一趟十死无生!

镜头平视。

单骑而立,眼眸复杂

耳边响起牛角号,似是出征,似是归还。

大将北征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

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

大漠长河照这人间,似有刀剑如梦,却难免双鬓先衰。长城万里今夕何在?

十年苍茫,又有几人离去?几人归回?

“驾!!!”

鞭响,马长嘶!

成群的番子站在断剑划出的沟壑,迟迟不敢踏前一步。

牛角号混合着长笛,空中孤月照着大地。

此刻,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没了头颅的身子,镜头慢慢推进——

————

苍鹰旬空,烈日炎炎。

黄沙吹拂过一片峡谷和戈壁,三马四人,骏马长嘶,马蹄扬尘,快马加鞭,飞驰而去。

头领黑袍卷尘埃,斗笠垂轻纱。剑刃藏背,青丝随风荡漾,马前坐着另一个倩影。

身后两骑紧随其后。

“邱女侠,这里最近的就是龍門客栈!”

“那就去龍門!”

胡音梦饰演的邱莫言搂着一个倩影,扬鞭飞奔,尘烟滚滚。

后方,血流成河,车毁人亡。

不少厂卫的尸体倒在砂砾之中,天上盘旋其秃鹫。

主观镜头收入镜片之中,只见——

山崖一侧,一位穿着大红蟒飞鱼圆领袍衫,挂着椰瓢、茄带缇骑,腰间挎着双刀,粉面无须的男子举着单筒望远镜。

“厂公,鱼饵放下了。”眼前扮演档头之一甄志丙(甄志丹)反身拱手禀报。

华盖下。

曹之钦(陈道茗)躺卧在椅子上,旁边一只蚂蚁返回蚁巢。

手捏着棋子。

“圣旨给咱家取来~”

“诺!”

四大档头另一位满头银丝的刘档头(刘洵)抖开圣旨放其手中,低眉垂首,公鸭嗓子问:“厂公,我们迎还是不迎?”

“落子无悔呀,侍郎大人.”

曹之钦捻起修长的食指,轻点——镜头中,面前一位穿着朝服蓬头垢面的中年男子满身血迹,捏着棋子,全身颤抖,迟迟不肯落子。

“曹公公…饶了我吧!”

侍郎(陳凯哥)哭喊着跪地求饶,头若捣蒜,额头咚咚的磕在地上。

“哎,哪里话,杨大人是朝廷命官,曹某怎么会私下责罚大人呢?曹某也不过是为天子办事——”

曹之钦保持着微笑,朝虚空处拱了拱手。

侍郎颤栗如筛,爬到曹之钦腿边,手抱住,张口求饶,“求求曹大人……”

“何必呢?”

曹之钦微笑着随手把圣旨扔在脚下,冷幽幽道:“天子要你死嘛——”

话音落。

大好头颅一刀两端,侍郎的头滚了三圈,死不瞑目。几只狼狗扑上来撕咬。

甄志丹站于身后,用对方官服擦拭了一下染血的雁翎刀。

“报——”

挎着雁翎刀、手弩的番子翻身下马,伏身下拜,垂首,双手举过头顶,高声禀报,“锦衣卫内线汇报,前轻车都尉周淮安杀了督领北镇抚司的天子伴当老太监,带着国书凭证及余孽,消失不见!”

“北镇抚司这群酒囊饭袋!”

“厂公,要不要让我们的人追查周淮安!他是正统年间提拔上来的武官……后来挂印而去!这次他夺取国书凭证,必然是去迎先帝……”刘洵拱手躬身。

“瓦剌那边派出的队伍定于龍門,我们去龍門等他!”

曹之钦手指轻捏棋子,“在此之前,先把北镇抚司这群废物的事情解决掉!”

“诺!”

“启架!”

六匹棕色骏马拉着舆辇,周边甲士执仪仗。

擎盖、班剑、斧钺、弓矢组成的卤簿人员随行,卤簿就是古代的“仪仗队”。

有执扇者、有捧孔雀雉尾和鸾凤者、举幢、升蟠、竖纛、旌旗招展。

螺号、号角、铜锣、仗鼓相随。

卫卒整编,身后跟随着十几辆马辇。

华盖舆辇之两侧,身着飞鱼服骑着高头大马护卫周围,腰间各自斜挎着一柄绣春刀,鹰眼四巡。

缓缓朝着不远处的边城而去。

荧幕上,一颗熟悉的头颅画面拉起,乱糟糟的满头银丝的头颅悬挂在城墙峭壁之上,烈日曝晒,秃鹫盘旋。

几位北镇抚司的千户、百户齐齐骑马而来,身后跟着锦衣卫缇骑。

在悬崖上,算上这这颗透露,总共一十二颗!

“岂有此理!”

有人询问,“三日,我北镇抚司多人被杀!连……都死于刀下!如今更是烈日曝晒!这是挑衅我北镇抚司!”

“派人先去取下来,还不够丢人嘛……”

“你去?”

“哼,谁知道有没有埋伏和机关?还是要从长计议!”

几个人互相推诿,互相指责,整个北镇抚司的队伍士气低落。

突然!

后方烟尘四起,有人来报——

“报!东厂曹公公招各位大人觐见!”

“我北镇抚司的事,关他东厂什么事?与他有何相关?”

“话不能这么说嘛!”这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单边右襟在上,阔袖束腰,下摆宽大呈“曳撒”式的黑色锦衣的北镇抚司副千户陆文昭(梁镓辉)朝着上边拱了拱手,“我们和曹公公,都是为了圣上办事——”

旁边有人汇报曹公公马辇到了,几人快步走去迎接!

“瓦剌太师也先派遣瓦剌使团以行至龙门关!锦衣卫北镇抚司反倒在这里磨磨蹭蹭……”

刘洵扮演的档头骑马而来,高高在上的冲着几人冷笑。

旁边也有小太监用尖细的嗓子高喊‘曹公公到——’

马辇上的幔帐掀开。

曹之钦一身黑色刺绣蟒袍,腰间茄带挂着白色玉佩,身披赤红大氅,侧躺而卧,头顶束鬓冠,容貌阴柔俊朗,假寐而眠。

手里把玩着黄铜手炉。

身侧面白无须穿着红色‘贴裹’服饰地小内侍捧着痰盂立在一侧。

正当此时,突然间,陆文昭越众而出!

扯着嗓子声音高亢。

“卑职北镇抚司副千户陆文昭,叩见曹公公~!!”

整个人不顾周围人的眼色及地上的尘土,整个人跪拜下去,双手前伸,五体投地!

“祝曹公公千岁千岁千千岁!卑职见架来迟,请曹公恕罪!”

马辇内,曹之钦似睡非睡,眼皮微微挑起,轻哼一声,“陆……文昭~”

目光游离又带着审视,阴霾又诡异。

“北镇抚司看来还有识时务者的俊杰呀。”

“卑职不敢——”

陆文昭主动匍匐到马辇前,做起马凳,谄媚拍马:“只愿为曹公公赴汤蹈火!”

“好啦,你现在是正的了!”曹之钦眼神阴鹫,忽如冲其一笑。

“谢曹……谢厂公!”陆文昭欣喜道。

“曹公公,这不规矩啊!”忽如,北镇抚司中有一位人提出异议。这个客串的人是袁家班的袁顺义。

“北镇抚司直接对皇上负责,没有皇上的圣旨如何可以乱任官职?”

“要圣旨?来人呐,替咱家给他写一张!”

曹之钦不动声色,手上轻抚着内侍递过的波斯猫,轻描淡写往前走——

“大胆!”

“放肆!”

袁顺义和几个北镇抚司的人纷纷怒道,“你东厂曹之钦算什么东西!!!”

“总有人问我东厂算什么东西,我今天就告诉你们!

北镇抚司不敢管的事我管,北镇抚司不敢杀的人我杀!总之一句话,你们能管的我管,你们不能管的还是我管!先斩后奏,皇权特许!”

忽然,双刀好似两把剪刀,交错之间,袁顺义的头颅落地!身侧的甄志丹反手两柄怪异的刀淌着鲜血。

另一位档头(谷峰)一爪也抓在客串的(吴天明)脸上,鲜血横流,脸色蜡黄的谷峰扮演的档头哑着嗓子,“不识抬举!”

“噗!”

其中一个人刚要逃,突然!

陆文昭抽刀抹脖——那个人捂着脖子,发出呜呜的声音,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死在袍泽手中!

手指指着对方,鲜血淋漓的手抓在对方锦衣卫朝服上,划出血印,摔倒在地。

陆文昭始终冷着脸。

微微抬头。

曹之钦抱着猫早已远去,只留下一个背影。

“陆千户,恩主刚刚去世,你就吃里扒外,吃相未免太难看了吧?桀桀桀……”刘洵阴森森的冷笑。

陆文昭眯着眼,挂着笑,掸了掸身上的血,超其拱手,“刘公公,在下也是为厂公办事而已!反倒是您……”

“放肆!”

刘洵银丝怒冲,阴冷一笑,甩袖而去!

陆文昭下拜,微微抬头,眼眸泛冷,眼角充斥着血丝。

这幅特写看的许多人头皮发麻!

喜欢我本港岛电影人请大家收藏:(www.20cm.cc)我本港岛电影人书荒啦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我本港岛电影人最新章节 - 我本港岛电影人全文阅读 - 我本港岛电影人txt下载 - 再来一盘菇凉的全部小说 - 我本港岛电影人 书荒啦文学

猜你喜欢: 我爷爷是迪拜首富最强医圣美食供应商重塑人生三十年我的1982都市超级医仙至尊兵王悠闲乡村直播间女总裁的顶级兵王桃运邪医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寻宝全世界黄金瞳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仙界科技荒野幸运神极品草根合租医仙重生完美时代大国文娱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邪气兵王官魂我的超级庄园校花的修仙强者天降巨富
完本推荐: 兵王之王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奶爸的文艺人生全文阅读一仙难求全文阅读冷少的替身妻全文阅读孽欢:冷情上神,请休妻!全文阅读校花之贴身高手全文阅读御宠医妃全文阅读叔途桐归全文阅读升迁之路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首席总裁,爱你入骨全文阅读总裁令:老婆,你还欠我宝宝全文阅读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全文阅读重生之悍妻全文阅读嫡女有毒全文阅读寒门闺秀全文阅读重生校园之商女全文阅读恶魔少爷别吻我全文阅读春茂侯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斗破之无上之境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捡漏无垠重生七零:小辣妻逆袭齐欢都市狂少道门法则武破九荒我有一张沾沾卡黎明之剑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神级强者在都市我有无数神剑修真从武侠开始好想住你隔壁狼与兄弟画满田园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六宫凤华永恒圣王最佳赘婿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黄庭道主武神皇庭我从凡间来我是仙凡极品捉鬼系统天道罚恶令

我本港岛电影人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本港岛电影人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本港岛电影人txt下载手机版 - 再来一盘菇凉的全部小说 - 我本港岛电影人 书荒啦文学移动版 - 书荒啦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