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书荒啦文学 >>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 >> 我爱你,晚安

“棉被也只有两床。”

司徒桦噙着无良的笑,见宋辰翊喜色跃然俊脸上,于是坏笑着继续说道:“我跟辰翊一起睡,季小姐就单独一间吧。”

多事!谁要跟你一起睡?

如箭般的渗人目光凌厉地射了过来,让司徒桦不禁打了个冷颤。

“嗯,这样也好。”

清澈的目光触及到宋辰翊不甘的俊脸,只是短暂的停留一会就移开了,继续打量着别墅里的装饰。只是那优美的唇线,似乎不经意的轻扬了起来。

她还没办法做到跟他同睡一张床上,那就只能委屈他了。

宋辰翊望着微然若无其事的淡笑有些无奈,唇边也噙起了宠溺的笑意,这是对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才有的表情。只是某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就没有微然这般的待遇了,宋辰翊淡淡地瞥了司徒桦一眼,拉过微然站到一旁。

“你忍心让我跟他一起睡?他有脚臭,睡觉会打鼾、磨牙,说梦话还会打嗝,你确定忍心让我跟他一起睡?”

像是不相信她居然能允下这种事情,宋辰翊眯沉着黑眸低低说道。

打嗝……她怎么没听说过有人睡觉还打嗝的。

只是,司徒桦是那样的人?看着,竟是不像呢。

见微然已经有了一丝松软下来的趋势,宋辰翊骨节分明的大手搂住她的腰,朝着站立一旁的司徒桦说道:“我知道房间在哪,先过去了。你还是自己睡吧,我跟微然一间就好了。”

也不知道他们刚刚说了些什么,总之司徒桦觉得微然投在自己身上的那道视线让他特别的不舒服,赤果果地似乎是要将他看透了一样。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只是前后不过三分钟的时间,某只大尾巴狐狸就又将他给黑了一遍。

房间非常明亮宽敞,分成内外两间,但是摆设不多。

红木地板,水晶吊灯,米黄色的美式真皮沙发在墙壁边围成一个“凹”字型。沙发的正前方,摆着一套高档功放和液晶屏的电视机,旁边放着CD片影碟镀铬的旋转架,沙发后面的墙壁上嵌着酒柜,里面有那种瘦长的轩尼诗XO,细颈圆肚的人头马XO,拿破仑炮架,金牌马爹利,还有五粮液,茅台等中外名酒,酒柜正面是窄长的酒吧台,棕色的木纹显得发亮,吧台的前方,并排放着三张高脚矮背棕色的真皮转椅……

看着酒柜里各式各样的名酒,微然不经瞪大了双眼。走过去随手拿起了一瓶,空空如也,又拿起了其他的酒瓶晃了晃,竟然也是空瓶……

“呵呵。”

清越动人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微然将酒瓶放回原处,稍扭头,入目的是宋辰翊优雅闲适的笑容。他悠悠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修长的挺拔身姿犹如神祗般俯视着微然。

“这些都是司徒收藏来的。”这个酒柜可是司徒桦的宝贝呢。

微然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没想到是这个样子呢,她还以为司徒桦是个酒鬼呢。

迈着轻巧的步伐继续向里间走去,地板中间停放的就是一张美式古典的皮艺双人大床。

优美的曲线,床头床尾的精细雕花,每一处都是设计师与专业雕刻师共同诞生的杰作。简洁流畅的线条,大气庄重的外形,深色的大床典雅、端庄,即使岁月流逝,它的高贵气息似乎依然历久弥新,时刻彰显了主人高雅的品位。

“别墅里的装修真不错,连床都这么漂亮。”

微然一路参观过来,忍不住欣喜地说道。她自己都算是个画家,对一切美好的事物总是敏感而又欣赏的。忽然,背后袭来一阵温热,腰际攀上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在她愕然之下,已被他纳入怀中。

“我们以后的家会比这里更美。”

宋辰翊的俊脸蹭着她得脑袋,透过长发,她貌似还能感觉到她的唇停留在她耳际,温湿的呼吸若有似无的喷入她的耳蜗,薄荷清香环绕着她的身体。

微然翻了翻眼皮,被这调情的话搞得俏脸微红。挣脱开宋辰翊的温柔钳制,退到一边,目光飘忽地说道:“行李呢?我先去洗个澡。”

不同于上次在江苏酒店里的同处一室,这次他们的关系已经稳定并且公开。一样的场面却给了她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有些慌乱。

也许刚刚就不应该心软下来,就该让他跟司徒桦一起睡去好了。

宋辰翊看着她突然局促不安的神情,清俊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走出里间将外边的行李提了进来,交给微然,叹道:“那你先去洗澡吧,我去外边就好了。”

没有理解他的‘去外边’是什么意思,微然迅速接过他手中的行李箱,找出了自己要换洗的衣物。在拉上箱子的时候又偷瞄了宋辰翊一眼,随即,一闪身飞快地抱着衣服奔进了浴室。

宋辰翊凝视着她落荒而逃的模样,既好笑又好气,但是拿她也无可奈何。转身就向外间的沙发走过去,脱下西装外套,举止优雅的搭在了沙发背上,躺了下来。

他只是想呆在有她存在的地方,跟她一起呼吸同一块空气,又没有什么龌蹉想法。

微然躺在浴缸内,任由温热的水淹没自己的身体,望着水面上飘动的白色泡沫,思绪也清晰了起来。只要辰翊不在她身边,她的思考能力就会恢复正常起来。

什么脚臭、打鼾、说梦话都是坑她的吧,她不认为像司徒桦这种男人会有那么多糟糕的习惯。

想起宋辰翊幼稚的话就觉得无奈的好笑,亏她当场怎么就信了呢。双手无意识地擦着白玉般的身体,微然陷入水中思绪里全是昨晚那一场提亲的场景。

他说他要娶她也不止说了一次,这回连宋家的长辈都对他们采取了支持的态度,想起来微然的脸上就浮现出欣慰的神色。似乎,这场婚姻一点都没有麻烦。只是有时候,幸福来得太快太容易,也很让人不安。

何况,她还没有答应下来。

从浴缸里站起了身,扯过一旁的浴巾围在身上,微然从浴缸里踏了出去,站在羊毛地毯上。

一边擦拭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注意着浴室外的动静。

没有一点声音。

微然穿好了睡衣,在浴室里又是踟蹰了一会,这才打开了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被热水气蒸晕了的水眸在房内寻找着某个人的身影,却依旧只看到那张空荡荡的大床,而不知道宋辰翊去了哪里?湿漉漉的头发包在毛巾里,露出整张完美的小脸,带着桃红色的气色,显得非常娇艳美丽。

想起宋辰翊刚刚说的‘去外边’,微然的双腿便不禁向外间走去。

果然,看到了正躺在沙发上闭目休养的宋辰翊。

感受到了一道注视的目光,幽暗的瞳眸瞬间睁开,宋辰翊从沙发上坐起身,微转过头,入目的便是微然纠结的小脸。

“洗好了?”

修长的双腿跨了几步就站在了微然的面前,盯着她湿漉漉的美眸,还有那张粉嫩的脸。宋辰翊忍不住伸出手轻抚她的脸颊,极其舒适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微然双手交叉握在身前,并没有去阻止男人亲昵的举动。“嗯,你也去洗吧,我先去吹头发了。”说完,躲开了有些粗糙却又美丽的大手,往里间走去。

宋辰翊从酒柜旁的的小壁橱里拿出一个小型的吹风机,不紧不慢地跟在了她的身后。

“我帮你吹。”

他的目光中带着执着而又温润的宠爱,还有一层让微然经受不住的热度,就这样俯视着看她。在他一动不动的注视下顿觉的窘迫,低垂了头,不敢回望他。

示意她坐在床头边,宋辰翊拨开了吹风机的开关。

温热的指尖不经意间触碰到她脖颈的肌肤,带着一层薄茧,略微粗糙。他那双骨节分明的美丽大手在墨黑的卷发间穿梭,带着浓浓的爱意。

电风吹“呜呜呜”的声音便在房间内响起。

微然怔愣着任他将手指穿梭在自己的发间,偶尔还会触碰到头皮,轻微的动作可以知道这个男人此刻应该是有多细心跟小心。她是不是太过纵容辰翊了,以至于默许了他的许多动作。

炽热的风吹拂过她白皙的脸颊,也温暖了她的心。唇边,不由自主地漾起羞涩的弧度。

轻嗅着刚洗完的秀发散发出来的香味,修长美丽的大手撩起一撮撮头发,见微然乖巧地坐着,宋辰翊带着满足深呼吸了几口。因为吹风机的噪音实在是太大了,整个吹头发的过程中他们都没有进行一句话的交流。

关掉电吹风,宋辰翊拔掉插头,转身便看到微然那双大又美丽双眸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见头发干的差不多了,微然自然是侧过头又是一番催促他去洗澡的话。

要不是知道她是因为过于局促而不想跟他呆在一张床上,宋辰翊一定会胡想连篇。

望着俊俏挺拔的身影慢慢地踱入浴室里,微然微不可见地轻叹了一声,舒了一口气。但是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她的心境似乎并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更加的烦躁了呢。

将被子一掀,整个人窝进被窝里躺睡在一侧。微然抓起被子盖在到了耳朵这样的高度,只露出鼻梁上面的半张小脸。明媚的桃花眼一合,准备睡觉。

不去听其他的声音,不去想其他的事情,她决定好好睡觉!

于是,宋辰翊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蜷缩在床上的一团身影。

微然是侧着身子,背对着浴室睡着的姿势。棉被下面,宋辰翊似乎都能看出那道完美的腰臀线,姣好的身材跟冰肌玉骨。有些尴尬地低垂下头,转移了视线径直踏出了里间,随手合上了推拉门。

他不敢去看她娇憨的睡颜,怕陷入其中到时候就把持不住了……

其实微然并没有睡着,感受到身后的合上了门的声音。不禁诧异地转过头看过去,只看到了一扇已经关上了的玻璃门。

这扇玻璃门,从里边可以看得到外边的场景,但是从外边确实看不见里面的一切。

他难道就这样打算睡在外面那张沙发上?

这样的认知让微然微微有些烦躁,想象着一米八几的身材窝在那张小沙发上,该是有多不舒服才是啊。他们的关系进展到了这一步,她已经不能总是让他在受苦。

想起那时他突然出现在酒店房门口的时候,到现在她还能清除地记着那一张温雅的俊脸,带着浅浅的笑意望着她,似乎是想将她融化在自己的眼里。

玻璃门被缓缓地打开,微然望进突然转过头看向她的那双黑眸,略微不自在地愣站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怎么出来了?醒了?”

清雅的声音从对面传了过来,带着满心的关怀。宋辰翊从沙发上站起来,因为头发还是有点点湿着的所以不能立刻躺下睡觉,就随手拿了一份杂志看着。

说是看杂志,但是他的双耳却一直灵敏的注意着屋内的动静。

他听到了轻微下床的声音,所以他笑了。

微然还是站在原地,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点了点头。

这样矛盾的动作出现在她的身上,看在宋辰翊的眼里就显得特别可爱。清厚感性的笑声响起,俊雅的脸上带着真切的欢喜,“过来。”

他鲜少会对微然说出这般命令式的话,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给说了出来。

微然微微挑了细眉,略微迟疑了下,还是像宋辰翊走了过去。头发飘散再身后扬起的绝美弧线,身上的长袖睡衣套装宽松的套住了她的姣好身材。

突然给想起了早上的旖旎场景,宋辰翊的视线不动声色地落在了她的胸前。

一向优雅稳重的他竟然也能做出这般无耻的行为。

可惜,依旧是暗色的棉质布料,让他看不出一丁点苗头来。

为自己的视线感到可耻,宋辰翊迅速移开了目光轻咳了一声,大手拉过微然,就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旁。

宁静的夜晚里,两个人端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靠的这么近,微然还能清晰地看到他脸上细小的毛孔,然后就是那双促狭看着她的黑眸。

羞窘地转开了视线,微然想起了自己出来的目的,说道:“你就睡在这里?”

“嗯?”

宋辰翊似是听不懂她的话,沉着声音低低地问了一声。

“一起进去睡吧。”

话出口,微然才发觉有多么暧昧,双手揪着衣角,讪讪地瞅着宋辰翊。

宋辰翊微微挑眉,望着微然的目光又柔和了几分,嘴角漾起了春风拂柳般的弧度。

“好。”轻扬的语调毫不遗漏地展现出他的高涨情绪。

他说完便拉起了微然向里间走去,来到了床畔。

这一会的时间,墨黑的短发也已经干了。

微然红着脸愣愣地看着他,她刚刚做了什么?她竟然邀请这个男人一起睡觉。而他为什么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丝毫也不懂得推辞一下……

“怎么了?”宋辰翊有些受伤地看着微然,“要不我还是去外边睡好了。”

微然拉住了他,干笑地扯了扯嘴角,“司徒桦说一间房里就只有一床被子,那你晚上睡沙发盖什么,会着凉的。”说完,自己便绕过床来到了另一侧,爬上床,躺好盖上被子,眨巴着眼瞅着还站在床边的宋辰翊。

宋辰翊听闻后,掀开了被子,有些凉意传进了被窝里。但是马上的,一阵温热的触感便朝她靠近。

宋辰翊盖上被子便安详地阖上了眼眸,俊美的轮廓盈上了安宁的和祥。

微然望着他嘴角的弧度,不禁也微微一笑。他们之间,坦然一些或许会更好,何必不自在呢?此刻这个男人躺在她的身边,她感受到了让自己心安的温馨,打了个哈欠,微然也静静地闭上眼,准备睡觉。

对从来都保持稳定睡眠的微然来说,这个时间点也是到了该睡的时候。闭上眼之后她很快就睡着了,细匀的呼吸声在房间内浅浅地响起。

只是本该睡着的人却突然的睁开了眼。

轻轻地侧过身,宋辰翊盯着微然透着娇憨可爱的睡相,黑墨般的瞳眸在夜晚里显得非常晶亮。被窝里的手小心地伸出了被褥外,覆在她泛红的面颊上。

怜惜地摩挲,感受着她光滑白洁的肌肤,深邃的目光因为她唇角的淡笑而放柔。

又是一个轻轻地探过身子,宋辰翊俯下身亲吻了润泽的红唇。只是微微触碰过后就放开,不敢深入下去避免吵醒睡梦中的女人。大手拂开光洁额头上的刘海,一个吻便落在了微然的眉间。

“我爱你,晚安。”

低沉而叹息的动人声音在她的耳畔盘旋,就像一道她这辈子再也挣脱不下的魔咒。

微然睡得很踏实,一晚无梦。

窗外的天空逐渐露出鱼肚白的色彩,随着时针滴答地转动,天亮了。

无意识地翻动了下身子,嘤咛了一声,双腿挪了挪,突然就触碰到了一具温热的身躯。

还有人?

微然瞬间睁开了眼,对上了一双深邃的黑眸。

“早。”

宋辰翊也是刚醒过来不久,沙哑的声音夹带着十足的愉悦朝着微然问候了一声。

眨了眨水雾般的美眸,看着眼前美男睡醒图,微然探出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似乎还在模糊着眼前的状况。这样稚气的动作,让宋辰翊低笑了出声。

这个女人似乎刚睡起来的时候,总是不记得事。

宋辰翊也不说话,任她突然从床上坐起。一股风立刻吹进温热的被窝里,但是他似乎丝毫都没有察觉,依旧专注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微然尴尬地笑着,“早。”想起昨晚她真的跟他睡在了同一张床上,而且她还睡得这么舒适,根本就不会因为床上多了一个人而不安。

淡雅的笑容平复了微然心里因为羞涩而带来的烦躁,宋辰翊从床上坐起下床,拿过放在衣架上的衬衣跟西装套装便走进了浴室。

“累的话,你还可以再睡一会。”

挺拔离去的背影,还有温柔的话,都让微然的心里泛起了一丝丝的甜蜜。从床上坐起走向行李箱,找出今天要穿的衣服,便站在一边等着宋辰翊出来。

过了一会,宋辰翊便梳洗完毕从浴室里优雅翩翩地走了出来。

“昨晚没睡好么?你眼底怎么那么青。”微然怀里抱着衣服,迎面向宋辰翊走过去,正好看到他眼皮底下的淤青。

宋辰翊淡笑着回望她,眼底闪过一丝促狭,“昨晚某个人一直抱着我要往我怀里蹭,我当然睡不好了。”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是她确实是一直往自己这边靠过来的。

女人身上的馨香让他的气息紊乱了一整个晚上。

微然闭上了嘴不再说话,慌乱地穿过他的身边向浴室里走去。

‘啪’的一声,将门迅速地关上了。

而门外响起的便是宋辰翊毫不客气的笑声。

等微然收拾好自己走出房门到了厅堂里,看到宋辰翊跟司徒桦正坐在一起笑着说些什么。

“嫂子!”

司徒桦眯着一双黑眸,冲着微然笑道。

微然被这一声称呼给愣在原地。司徒桦一直以来都客气地叫她‘季小姐’,今天是抽什么风,叫她大嫂?从‘季小姐’到‘嫂子’,似乎转换的有些过快了吧……

欣长的身姿缓缓踱着步来到微然面前,大手揽过她的腰带着淡笑一同向司徒桦走过去,坐在了他的面前。

“咳咳,你还是叫我名字好了。”微然回过神来,冲着司徒桦笑道,不着痕迹地想拒绝那个称呼。被一个年长的男人叫做大嫂,这感觉还真的奇怪的很。

话一说完,只觉得腰间的那只大手似乎将她箍的更紧了。宋辰翊以为她是对这个称呼不满意,瞬间就不高兴了。

司徒桦暧昧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地转了一圈,这才回过头对着微然冷下一张脸说道:“我可不敢直呼嫂子的闺名,难道你是想让我继续唤你‘季小姐’吗?难道你还是要跟我生分嘛?”

这什么跟什么啊……

微然头疼的看了宋辰翊一眼,见他没有要开口解围的意思,只得淡笑着接受了这个称呼。

“好吧,那随便你了。”

这下,宋辰翊绷紧了的唇线才有了咧开的趋势,朝着司徒桦颇为赞赏地看了一眼。

“我们今天要去哪里?”微然端坐在位置上,双手规矩地叠放在大腿上,看了看司徒桦一眼,最后侧过头朝着宋辰翊问道。

“一会跟我出去,司徒他自己有事要办。”

似乎跟宋辰翊在一起,所有的事情他都会决定好。而微然,只要跟着他就够了。

司徒桦眉眼一抽,他居然就这样给人抛下了?他是有事要做,但是那也是在下午。而早上呢?狐狸竟然想抛下他,带着美女双宿双栖了。

“司徒没有女朋友吗?”微然认真地看着司徒桦,这男人也是属于上乘的,应该不会没有女朋友吧。

很是突兀的一个问题,但是有了宋辰翊的纵容,司徒桦就不能装作没听见了。

“嗯哼,还没有。嫂子要给我介绍么?”司徒桦兴致满满的看着微然问道,“最好就像你这样的,我跟辰翊从小的眼光都差不多。”

“想得美!”

话刚说完就被宋辰翊给驳回了,这世上不会有人跟微然相像的。

只是司徒桦被他的话突然一堵,脑子一热,理解错了。他还以为狐狸是吃醋,不满他这样的说辞。于是痞性一上来,不禁开口就喊道,“靠!要不是我当初一张照片把你唤回来,现在你能自己怀里温香软玉的,笑看我孤家寡人吗?”

微然探过身不解地看着司徒桦问道:“什么照片?”她似乎闻到了秘密的味道,还是有关于她的……

“没什么。”

提起那张照片,实在是让人高兴不起来。宋辰翊环过微然,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俯下头柔柔地说了一句。

司徒桦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干笑着站起了身,“别墅里没有吃的,这几天你们可能都得出去吃饭了。啊,我有事就先走啦。”说完还伸了个懒腰。

“去吧!”宋辰翊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得来的是司徒桦的哈哈大笑。

不能理解这两个人的共存方式,微然无奈地摇了摇头,明明就是被骂、被嫌弃了还那么高兴。而辰翊跟司徒桦在一起的时候,也少了很多淡然跟客气,有的只是娴熟。

已经九点多了,但是上海的早上还是冷的彻底,这是相比白城来说。

“好冷。”

微然带着毛茸茸手套的手挽在宋辰翊的手臂上,边走还不禁一边感叹。也许是因为今天才大年初二,街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人。

宋辰翊听后便抽出手环在微然的腰上,将她整个人往自己胸膛里带,试图能让她感觉暖和一点。

这样亲密的动作出现在大白天里,实在是不合时宜。不过好在街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微然也就默许了这样紧紧相贴的姿势,嘴角扬起了幸福的笑容。

偶尔经过他们的行人,都因为微然这样明媚的笑颜而惊艳不已。而站在她身旁的男人,俊美的五官带着一脸的温柔,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只是抬起头的时候那抹温柔便消散不见了。

年轻人在街上亲密的场面他们看得多了,但是还从未见过外貌这么出众登对的男女。

看似漫无目的地走着,其实宋辰翊是在找餐厅可以让他们落脚吃个早饭。只是走了许久,都没见到什么餐厅有营业的,路过的最多就是KFC跟麦当劳了。

似乎也只有这种选择了,他总不能饿到他的女人吧。宋辰翊带着微然来到一家KFC门口。

“等等,我们要吃这个?”微然拉住了要走进去的男人,挑着眉问道。

宋辰翊俯身吻了吻她惊诧的美眸,笑道:“嗯,早上先将就吃一些。吃完我们去买菜,回别墅里自己做。”

“可是,我不会做饭啊。”微然听他这么说立马就开口说道,辰翊不会以为她妈妈会做饭,她也就会了吧?在外游玩的两年里,她都不曾自己做过饭的。

看着微然无辜的神色,宋辰翊好心情地扬起了俊眉。

“你不会,但是我会。”

话说完,便带着身旁的女人走了进去。

印象里上海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还是很多的,为什么今天都没被有他碰到,最亏的是他对这里还不是很熟悉。

一手拉开了门,一手护在微然的腰上,等到她走了进去,宋辰翊自己才跟了进去。

KFC一楼里的客人不多,真的不多,准确的来说只有两个人。

余威豪跟一个女人坐在角落里的位置,一手松松地搭在那个女人的肩上,一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正俯下头跟那名女人难舍难分地热吻着,清俊的侧脸带着一丝诡异的邪笑。

他好不容易趁着这个过年,老头子给他放了两天的假。于是就带了个女人从浙江一路向北直上玩到了上海,这段时间里他肯定是要好好享受风流生活才能对得起自己。

只是身旁的女人今天穿得这么少,姑且就不说她为什么要穿得这么少。反正刚走出门没几步就开始喊冷了,无奈的他索性就顺从着她来到这种店里避避风好了。

柜台上的两名服务员只管自己低着头,目不斜视。

感受到一阵冷风吹来,女人轻轻推开余威豪,但是目光却还是锁在他的脸上,跺着脚娇嗔道:“好冷。”话说完,还一个劲地往余威豪的怀里蹭,似乎是在寻求温暖。

穿成这样能不冷吗?腿上穿着一条黑丝袜,身上穿的是水蓝色的连衣裙,外面只搭了一件西装皮外套。

这种装束,即使是在白城的冬天里,微然也会觉得冷。

但是男人似乎很享受这样撒娇的女人,轻笑一声顺势把女人搂进了怀里,薄唇再次贴了上去来了个激烈的法式热吻。

惹得他怀里的女人很快就开始娇喘连连,只听得柜台上的两名服务员心里暗暗唾弃。

微然杵门口不知道还要不要进去,身后的门已经合上了。这样激情的画面看得她的脸都微微红了起来。“那个,我们要不换一家吧。”

脸皮这么薄?

宋辰翊低低笑了一声,只是瞥了那边如火如荼的一对男女后,大手就抓住微然的手抬起脚往里走了进去。他的意思很明确,凭什么他们来了还要走,难道就因为这一对男女?

两道身影相携向柜台走去点餐。

“吃点什么?”宋辰翊俯下身看着微然轻声问道。

两名服务员见又来了一对情侣,而且男的帅女的靓,跟角落里那两个不知廉耻的人一对比,完美了不知道有多少倍。立刻精神抖擞,满脸带笑的看着微然他们。

水眸微微眯起看着那些汉堡、炸翅、薯条什么的东西,这些都不是她喜欢吃的,不过她也不是那么挑剔的人。跟宋辰翊随便点了几样,就开始寻了个位置坐下去。

而这个位置,自然是离余威豪他们有多远算多远。

余威豪也不是感受不出来别人打量的目光,只不过这时候似乎又多加了几道。微微斜过头,余光瞥向在他有方向角落里的两个人,定了定神一看。

视线对上微然看过来了的美眸,所有的动作不禁都停顿了下来。

已经被他几下给挑起了情念的女人,见他动作停了下来,不满地抓过他的手几许放在自己的胸前。

这一番大胆的动作,让微然一个惊吓急急地歪过头,非常意外的贴在了宋辰翊俯下头的嘴角上。

宋辰翊不知情况,眼里满是戏虐的笑意。

这个算不算是微然在公众场合第一次的主动……

似乎不敢相信在这里会碰到微然他们,余威豪的目光依旧锁在右边那两个人身上。怀里的女人终于有了一丝察觉,睁开了眼顺着他的视线也看向了宋辰翊那桌,当然还有美男身侧的美女。

见微然的姿色远胜于自己,女人不满地抬起玉手挡住余威豪的视线,转过身使劲贴在他胸膛上不断地蹭着,在他耳边轻呼吐气:“你看什么啊?”

用力拿下女人碍事的手,余威豪向微然看了过去,只是这时微然已经没有看向他们这边了。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自己?但是潜意识里,余威豪希望这个时候她是不认识自己的。

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就快步往门外走去,还呆愣在椅子上的女人见状,一手抓过包包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也在身后紧紧追上。

宋辰翊不动声色地看着相随离去的背影,黑眸暗了又暗。他可没有忽略刚刚一直扫射过来的视线,这道视线看的自然不是他。

白城,三门井的沃尔玛超市门口。

“有人晕倒了。”

“还是个女的,怎么回事?”

“别去扶,要是什么骗人的就被坑了,我们还是打个120热线就行。”

白城第一医院。

徐晚晴苍白着一张脸躺在病床上,任由护士将她推进了病房。

自从那天怀疑自己怀孕后开始,她就莫名的一阵害怕。如果她真的怀孕了的话,那这个孩子是谁的,她比谁都清楚!

怎么办,在子墨开始不信任她的同时,居然又闹出了个麻烦,她真的连想死了的心都有了。在别墅里浑浑噩噩地过了两三天,子墨也都没有来看她,好像就要把她扔在那里自生自灭。

这两天,呕吐的更加厉害了。所以今天她才没办法,想去超市买个验孕棒。只是几天来都没有吃什么东西,让她整个人都没有什么精神。

才刚来到沃尔玛门口,肩膀被人轻轻撞了一下,人就立刻一阵晕眩再也无法支撑地晕了过去。

“原来是怀孕了,谁家的媳妇居然被照顾的这么虚弱,真的是可怜呢。”

“看着长得挺漂亮的,说不准是个小三呢。”

“不会吧,柔柔弱弱的应该不是吧,我们要怎么联系到她的家人啊?”

迷迷糊糊的被一阵碎碎叨念的声音吵醒了意识,怀孕,家人……

“子墨,子墨……”

她现在能仰靠的只有子墨了,不要离开她,子墨……

其中年小的那名护士听了惊诧地重复道:“什么,自摸?”

话刚说完,就被年长的护士毫不客气地敲了一下头。“胡说什么,说不定人家叫的是她老公的名字呢。”

那也不至于叫这种名字啊。

“小姐,你先生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我们替你叫他过来好不好?”

听到有人跟她说话,徐晚晴努力想睁开眼睛,无奈她真的觉得太累了。

就像是已经陷入了魔掌中,只能一声一声地唤着苏子墨的名字。轻启薄唇,下意识地就回答了那名护士的问题,“子墨,子墨的电话是……1XXXXXXXXXXx。”

苏宅里,苏子墨并没有应下陆子豪的要求跟他们去东京,因为他知道微然是不会去的,那他还跟着去做什么?

只是暗了一晚的季宅让他不禁有些诧异,他们都去做什么了?

最重要的是微然去哪里了?

冷峻的双眸依旧习惯性地看向对面的别墅,手机在口袋中颤动。

“你好我们是第一医院,这里有一名孕妇自称是你的家人,希望你能尽快赶过来照顾她。”

听筒里女人传过来的话让苏子墨瞬间绷紧了唇线。

女人,孕妇?关他什么事,真是笑话!

苏子墨沉着一张脸,电话里就再次响起了一阵熟悉的呢喃。

“子墨,子墨,不要离开我……”

苏子墨握着手机的手立刻缩紧,就像是要把手机捏碎了一般。

这不是晚晴的声音?

“先生,听到了声音吗?这位是不是你的夫人,她现在正在医院里,希望你能尽快过来。”

冷峻的双眸毫无情绪地看着远方,一张俊脸冷落冰霜。苏子墨没有忘记刚刚电话里说的话,孕妇,怀孕?

“病房号。”

这三个字从苏子墨冰冷的薄唇里吐了出来,带了一股压抑不住的冷颤。

晚晴怀孕了?

喜欢宠妻自成:婚天爱地请大家收藏:(www.20cm.cc)宠妻自成:婚天爱地书荒啦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最新章节 -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全文阅读 -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txt下载 - 疏微的全部小说 -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 书荒啦文学

猜你喜欢: 空间重生:盛宠在九零好想住你隔壁特工五小姐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冷情总裁的退婚新娘重回五零当军嫂总裁,我要离婚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重生军二代蜜情霸爱:爵爷宠上小甜心最佳妻选狂野女军王兔子压倒窝边草天价娇妻:厉少,强势宠婚!帝国总裁霸道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第七任新娘亿万老婆买一送一爱妹分手妻约首长夫人这职业重生甜妻:狠会撩豪门暖婚:总裁的千金悍妻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天才宝宝:总统爹地伤不起极品辣妈好V5
完本推荐: 一只哥斯拉的时空之旅全文阅读重生之惊世亡妃全文阅读彪悍的人生全文阅读超级融合全文阅读近身狂兵全文阅读洪荒之红云大道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我的镀金时代全文阅读桃花泛滥:得瑟女家丁全文阅读崛起诸天全文阅读爱妹全文阅读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全文阅读神医嫡女全文阅读至尊兵王全文阅读重生西游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摄政王的邪医魔妃全文阅读妖神全文阅读邪气兵王全文阅读悬案组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王者时刻撩心快穿:女神,很硬核!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王者风暴入侵神话都市之狂暴兵王最强医圣神话版三国顾先生,我们离婚吧!第一赘婿神医凰后极品最强大少我的超级庄园狼与兄弟氪金魔主都市之不死天尊重生家中宝猛男诞生记武破九荒终极小村医百炼飞升录帝霸武炼巅峰诸界末日在线来自未来的神探黎明之剑带着农场混异界玄世奇天虚空极变科技图书馆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最新章节手机版 -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全文阅读手机版 -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txt下载手机版 - 疏微的全部小说 -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 书荒啦文学移动版 - 书荒啦文学手机站